2000fun
樂古
17t17p娛樂資訊討論區

朱雀明璧在雲香無意間發現其異能後失蹤,導致風林二系人馬關係決裂並各奔東西。各門派因地緣與利害關係相互結合使得整個武林隱約呈現著一種兩大勢力間微妙的平衡,雖然各門派之間偶有衝突但最後都未釀成大禍。甚至在有心人士推動下,有人提出六派結合以回復往日孫武將軍所帶領的龐大勢力,進而掃平萬毒門等敵對勢力,恢復往日榮光……

旭武聯合

血雲盟

段流雲(凌天閣掌門人)

奇樂道君(赤焰門掌門人)

杜非(天嶽派掌門人)
斐武諍(飛駝幫掌門人)
雲傲劍(藥王莊掌門人)
風飛揚(陰風堡掌門人)


【第三回】千古妖狐

就在血雲盟根據地遭到襲擊前沒多久,旭武聯合的三大門派也在絕地的東邊處會合了。三大掌門人在臨時會議時交換了接下來的方針與意見,段流雲也解釋了一路上所發生的事情。

「根據天象部推測的結果,今日子時將會是明璧重現之時。而明璧重現之後則是一大片的兇光掩蓋了所有事物,此行之凶險乃老夫生平之最。望各位師兄務必多加小心。」杜非口中雖然說著凶險,但神情裡卻是一如往常的自在。

「各位請記住我方此行的目的是為了防止遵守先祖遺訓前來守護異石,避免造成生靈塗炭。但是異石傳說影響甚大,接下來會遭遇的除了各種未知的變異獸之外,更為可怕的是人。江湖中所有能人異士大概都集中在這塊土地上了,我等必須加倍提防。」雲傲劍道。但是他心裡的話卻沒說完,朱雀明璧這個由藥王莊歷史上消失的物品導致了六部的分裂,也在藥王莊的歷代掌門人心中留下了不可抹滅的污點。歷代的掌門在臨終前莫不囑咐後進務必將明璧尋回,然後再與風系重啟和平之門回復六派和平。

此時西邊傳來了一陣雷動,凌天閣弟子眾人臉色莫不一變。這種雷動與他們太熟悉了,但是門內所有能喚出天雷的門人都在身邊……莫非世界上還有人能夠使出與他們相同的法印!?唯獨段流雲還是一派悠閒,讓人錯覺是否因為年歲太長而感應遲鈍忽略了這一切。

「既來之,則安之。」杜非了解眾人的想法,但在強大的實力當靠山的情況下,杜非相信就算是所有的敵人集結起來也無法撼動旭武聯合。在說出了這句話後,杜非下令所有人開拔,依照既定的陣行往絕地中心前進。

兩方人馬目前距離中心點都是大概半天的路程,照目前的情況看來,大約在傍晚紮營時,雙方不用派出探子就可以在至高點看到對方了。旭武聯合採取與血雲盟不同的戰術,將全部的人力物力集結在主力旁邊,讓敵人沒有襲擊的機會,但也喪失了速度的優勢。浩大的聲勢下驚動了許多前所未聞的變異獸,從天而降的狂虎、從地下將人拖走的地行屍鬼、路邊突然襲擊而來的巨石怪等,莫不對旭武的隊伍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與傷害。

就在隊伍往目的地持續前進時,出現了一隻狐狸。這隻狐狸跟在隊伍旁邊大半個小時了,當有人前去驅逐時,狐狸都很輕巧地避開了,由於看起來不是很有威脅性加上段寶兒堅持不可傷害無辜的小動物,所以這隻狐狸就默默地跟著隊伍一直前進。期間隊伍受到其他變異獸襲擊時,狐狸只是遠遠地望著,並未有任何進一步的動作,這個情形持續到了段流雲前來巡視時。發現了這隻狐狸後,段流雲動也不動,冷汗從他額頭上冒了出來,一雙彷彿從未在弟子面前張開的眼睛暴出精光。狐狸彷彿也發現了段流雲。眾人注意到段流雲的異狀,同時看見狐狸的臉上彷彿裂起了一道大的誇張的笑容,大到狐狸的臉像從中間斷開了一般。

「妖孽!」突然旁邊一道身影隨著吼聲衝了出去,原來是杜非感覺到了段流雲散發出的功力前來探查。狐狸彷彿笑得更開心了,段流雲大吼著「慢著!」但是一切都為時已晚了,杜非已經運起【山海齊嘯】最強功力,並配合上天嶽神功【神威加持】,將武功的力量推到最高點。「轟~~~~」整片山丘在天嶽派掌門人的全力一擊下移為平地,而狐狸的蹤影也隨著山丘消失在世界上。

段流雲奮地沖天而起,全身從體內隱隱冒出威力最為強大的赤雷。原來段流雲已經達到返璞歸真,無須藉由法印等外力,即可直接將所需的力量藉由身體發揮出來。這份修為稱之為當世第一人想必不會有人反對。段流雲將全身的赤雷集中在手中的破天訣上,全神貫注。忽然空中出現了一個很像杜非的黑影,使用著正是剛剛眾人才見識過威力的【山海齊嘯】與【神威加持】,從背後襲向正在回氣的天嶽派掌門人。

段流雲眼中精光再閃,人隨意動竟然在空中留下兩條流星,杜非在【山海齊嘯】的威壓之下連回頭都辦不到,只能聽著熟悉的呼嘯聲接近。「……」預期之中的撞擊聲並未出現,段流雲手中的破天訣已經消失了,而空中的黑影也消失。段流雲一掌將杜非送回隊伍中後連點身上數個大穴,結起法印喚出凌天閣掌門單傳的【狂雷凌天】。晴朗的天空出現了違背常識且不會消失的雷柱將旭武的所有人封在裡面,段流雲彷彿不滿意地再將功力推到更高的一個階段而吐出了一口鮮血。此時所有雷柱間的空隙大概只剩下一些昆蟲才有辦法進出的距離。

此時消失的黑影慢慢又從空氣中冒了出來,黑影的外型與穿著變成跟段流雲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黑影的臉上跟剛剛的狐狸一樣,有著相同讓人發狂的笑容。

「妖孽,想不到我們兩個這麼有緣。看來老天爺待我不薄,讓我有機會報當年一箭之仇,結束我多年的噩夢。」此時段流雲的外型竟然從九旬的終老型態變成比杜非還要年輕,大概只有五十歲左右的樣子,全身的衣服無風自動彷彿天神降臨般的威風。

空中的黑影沒說話,只是他的笑臉又更大更誇張更讓人想發狂了。黑影將負在背後的雙手伸了出來,赫然看見其左手之上發著強烈的白光而右手則是冒著誇張的赤雷。

「看來我們遇到的是傳說中的異獸,我曾經在祖訓上面看過當年姜家後人曾經眷養著一隻狐狸。隨著時間消逝,姜家後人漸漸地離開人世,但狐狸受到了異石的影響變成了妖。以前有許多傳說,說進入絕地的人都是死在這隻狐狸的手上,而狐狸也隨著殺的人越來越多而妖力越來越強。」傲飛雲說著「傳說中妖狐有模仿與吸收敵人力量的能力看來是真的……從古至今沒人能夠戰勝自己,更何況是加上了自己力量的妖狐。」說著傲飛雲手中冒出了一陣冷汗。

在妖狐那令人發狂的笑容影響之下,即使是狂雷也無法抵擋那驚人的妖力,旭武聯合的弟子已經開始出現了各種奇怪的現象而哀號聲不斷。

此時段流雲身上所能夠承載的力量已經到達人體極限,身上的赤雷由原來的隱隱而轉變得異常誇張。回想在年輕的時候,段流雲在武功大成之際曾經想要一探異石的秘密,當時就是這隻妖狐擋在段流雲的面前,並讓段流雲留下了畢生難忘的恐懼。若非天象轉變成雷雨密佈,使得段流雲得以發揮超乎尋常的戰力逃走,沒錯就是逃走!否則早已慘死,成為絕地中另一個不甘心的怨魂。逃出生天的段流雲下了許多的苦心找尋古典中關於妖狐的弱點,但可用的資料實在是少得可憐。唯一有價值的大概是妖狐雖然可怕,但本身的力量不算強橫,唯藉力使力的天賦及精神影響力讓妖狐成為可怕的喪魂鐘。精神影響力對現在的段流雲完全無法造成影響,甚至只要他願意,段流雲可以做到比妖狐更大的影響力。但是看著妖狐手上兩團光球,段流雲一時苦無對策。本來一開始希望能以實力喝退妖狐避開這場戰鬥,但想來可能太天真了。

浮在空中的妖狐看穿了段流雲的心思。在她活著的時光裡,曾經遇到過許多的強者,惟獨面前這個人曾經讓她有過一些樂趣,之所以當初會放過他,無非就是為了能夠培養出更甜美的果實。現在妖狐的心願總算完成了,當年的小伙子成為更強的挑戰者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能夠吃掉他的力量,相信離登天道又能再跨進一大步吧!不單如此,這回小伙子還準備了一大堆的點心一起來,等待果然都是值得的,想到這裡,妖狐笑得嘴巴都快裂開到耳朵了。

妖狐將兩隻手上的光團擠在一起,強大的力量撞擊使得妖狐的身影變得模糊,妖狐的背後漸漸地出現了許多的尾巴。段流雲記得當年的妖狐只有八條尾巴,距離傳說的九尾天妖還有一段距離。將手上的能量集中後,妖狐現出了真身,九根尾巴就像是無數根不同顏色的火焰一般朝向天際晃動著,妖狐果然已經步入了九尾天妖的境界。段流雲又流下了冷汗……
 
 
 
   
  第三回 千古妖狐
 

  就在血雲盟根據地遭到襲擊前沒多久,旭武聯合的三大門派也在絕地的東邊處會合。三大掌門人在臨時會……